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人物 > 正文

阆中第一征婚牛人——董朝双

时间:2013-11-03 10:18 来源:任楼论坛 作者:新视角 阅读:

  
董朝双 一个阆中清洁工的“被精神病”史
        这是一个圈套。当一个残疾清洁工被冠以“精神病”的名号,过多的解释反而成为一种应验。因为,如果不是精神病人,为什么要刻意解释?可是,如果不解释,他又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 残疾人董朝双,试图把自己的住处打扮成一个家。
  54岁,他还没有结婚。除了地震灾后新建的两间平房,这里看上去更像一处果园。
  屋后是一片稻田,房前种满橘树和柚子树,一汪溪水从院子外绕过。9月7日上午,四川阆中七里街道办事处南池三组的村民董朝双,坐在一棵柚子树下,眼前五六只灰色母鸡,踱步磕着地上的苞谷,他全不在意,努力斜侧着脑袋。
  他这是在听别人讲话。
  右耳失聪,左耳半聋,只有侧着脑袋,董朝双才能听清声音——这是三岁时候,患脑膜炎留下的症状。但他嗓门奇大,激动起来,标准的四川方言显得更加口齿不清,“哪个是精神病吆!”
从清洁工到“游民”
  如果不出意外,农民董朝双差一点“进企业工作”。
    1992年,政府决定统征原七里镇海棠村农民的土地,交换条件是40岁以下的男人将被政府安排工作。而董朝双的梦想,   被一份来自阆中市人民医院的诊断报告打破。该报告称,董朝双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董朝双表示不知道那份报告从何而来,随后,他自己在阆中人民医院化验肝功,“阴性”。1995年,董朝双成为七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辖下一名清洁工,“清扫九条街”,每月挣120元的工资。
  但是,董朝双多次来到市劳动局和信访办,试图告诉他们,身为清洁工的他,老实能干,“工资畸低”。董称,信访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市政府批示每月发放180元工资,但他并无见过相关批示;他提起劳动仲裁,原管委会治安科科长拿着一本《劳动法》支持安慰董朝双,政府会按法律办事的。
  这一年,阆中政府在《最低工资保障规定实施意见》中宣布,该市的最低月工资标准为每月140元。
  这更坚定了董的信心。1997年,因“安排工作”和“工资畸低”问题,董指责时任国土局征地拆迁科主任朴忠义(音)“不解决百姓问题”而发生争执,推搡中,愤怒的主任用指头指着董朝双的嘴巴,被董咬破手指。
  很快,除遭受一场拳脚外,董朝双被拘留七日。第三天收到的拘留通知单表明,董“殴打他人”。
  2000年这一年,残疾人董朝双认为自己“倒霉得很”。6月份,承包街道办街道卫生的袁先才,决定改变董的环卫路线,被拒绝后,将董殴伤。董朝双为此获得了一千元医疗费。
11月份一天早晨,正在扫地的董朝双看到,一辆摩托车围着他转了几圈,随即遭三名男子围殴,左腿被打折。董称打人者系袁先才的弟弟和两个侄儿。但派出所并未采纳董的判定,亦未能破案。
  此后,残疾人董朝双辞去清洁工职务,用一台借债购买的相机给村民照相赚钱,开始九年维权之路。
  他成为一个“游民”,除了聋,他的腿开始跛,但“走了许多路,去过很多地方”。
  “被精神病”的董朝双
  一个“好消息”彻底改变了董朝双的人生,2009年8月28日,有人告诉,要他到南池居委会领取地震救灾款,去人民医院检查身体。
  董朝双很快走进居委会,看到院子里停放着一辆出租车。居委会副主任刘付腊、刘付刚和袁东招呼他,邀他去人民医院检查身体。
  董朝双清晰地记得,他坐在刘付腊和刘付刚中间,出租车没有得到任何指示,径直朝一个方向驶去。
  居委会到人民医院,不足十分钟的车程,让董朝双变得焦急紧张。他不时向车外张望,看到诡异的树木飞快地向脑后奔去。当汽车背离整座县城时,坐在前后左右的四人沉默不语,这让董更加局促不安,他开始怀疑“中了阴谋诡计”。
  出租车最终停在阆中精神病院的铁栅栏门前,在这里,董朝双看到了正在等候的七里街道办民政所所长王朝阳。他与居委会三人,一人从车内推、两人从车外拉,催促董下车,“你有精神病,带你去看病”。
  董朝双两只手死命环抱前排车座靠背,拒绝下车。他对一个人大喊,“你的老婆被人强奸都没得精神病,你才是真正的精神病。”四个人半小时的推拉,依然没有成功让董“检查身体”。
  董朝双则相信,自己的喊叫让他们哑口无言。
  一个小时后,董朝双再次出现在居委会,他赶紧来到七里派出所,激动地向所长讲述整个经过,要求处理四个人。派出所所长告诉他,“你有精神病。”
当天晚上,董朝双“脑子嗡嗡”,无法入眠。
  几天之后的早晨,有村民看到,董朝双拿着一张白纸,上写“七里政府污蔑我有精神病,望市民注意”。
  “会不会真有精神病?”一些人看到说。
街道办的“精神病”逻辑
  “他看起来正常,但病得严重,精神上有问题。”这是9月7日上午,七里街道办事处办公室,街道办党委书记易良谈董朝双给人的印象。
  让易良做出这种判断的,是来自于“他的哥哥嫂嫂说他有精神病,周围邻居也说他有精神病。”期间,并未有任何医院机构为董朝双做过精神鉴定。
  对于董朝双被强行送至精神病院一事,易良称询问过王朝阳,“他说没有。”记者电话采访民政所所长王朝阳,王说“不晓得”。
  这位书记表示,董朝双得罪了一些人,被打可能与黑社会有关。“他给各级领导打电话反映问题,是受人指使。”他随即称,记者采访也是有人指使,继而抢夺记者证件,要求删除录音,不准记者离开。
  此前,在南池三组,记者向村民求证董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一桌打麻将的村民哄笑着说,“人家哪儿有精神病嘛!”
  与董朝双邻居的嫂子也明确称,“他没得精神病”。这位老实谨慎的农村女人希望,董朝双不要再闹。两周前,正在晒苞谷的她,被叫到居委会,签下“不让董朝双上访”的保证书。“他一个月能拿到政府二百多元救助金,又没有打过仗立过功,可以喽。”
  如今,董朝双经常跛着腿走进一家网吧,他学会了使用电脑聊天工具,用僵硬的手指敲打键盘,试图把自己的事情写清晰。他还为自己起了一个网名“残疾泪”。
  偶尔,他会穿着体面干净的衣服,到茶馆要一盏盖碗茶,与朋友摆龙门阵。“精神病人怎么穿得这么干净。”
  他讲述被多次殴打和被拖至精神病院的遭遇,在朋友们的唏嘘声中,他侧着脑袋顽强地听着。
董朝双 一个阆中清洁工的“被精神病”史
        这是一个圈套。当一个残疾清洁工被冠以“精神病”的名号,过多的解释反而成为一种应验。因为,如果不是精神病人,为什么要刻意解释?可是,如果不解释,他又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 残疾人董朝双,试图把自己的住处打扮成一个家。
  54岁,他还没有结婚。除了地震灾后新建的两间平房,这里看上去更像一处果园。
  屋后是一片稻田,房前种满橘树和柚子树,一汪溪水从院子外绕过。9月7日上午,四川阆中七里街道办事处南池三组的村民董朝双,坐在一棵柚子树下,眼前五六只灰色母鸡,踱步磕着地上的苞谷,他全不在意,努力斜侧着脑袋。
  他这是在听别人讲话。
  右耳失聪,左耳半聋,只有侧着脑袋,董朝双才能听清声音——这是三岁时候,患脑膜炎留下的症状。但他嗓门奇大,激动起来,标准的四川方言显得更加口齿不清,“哪个是精神病吆!”
从清洁工到“游民”
  如果不出意外,农民董朝双差一点“进企业工作”。
    1992年,政府决定统征原七里镇海棠村农民的土地,交换条件是40岁以下的男人将被政府安排工作。而董朝双的梦想,   被一份来自阆中市人民医院的诊断报告打破。该报告称,董朝双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董朝双表示不知道那份报告从何而来,随后,他自己在阆中人民医院化验肝功,“阴性”。1995年,董朝双成为七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辖下一名清洁工,“清扫九条街”,每月挣120元的工资。
  但是,董朝双多次来到市劳动局和信访办,试图告诉他们,身为清洁工的他,老实能干,“工资畸低”。董称,信访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市政府批示每月发放180元工资,但他并无见过相关批示;他提起劳动仲裁,原管委会治安科科长拿着一本《劳动法》支持安慰董朝双,政府会按法律办事的。
  这一年,阆中政府在《最低工资保障规定实施意见》中宣布,该市的最低月工资标准为每月140元。
  这更坚定了董的信心。1997年,因“安排工作”和“工资畸低”问题,董指责时任国土局征地拆迁科主任朴忠义(音)“不解决百姓问题”而发生争执,推搡中,愤怒的主任用指头指着董朝双的嘴巴,被董咬破手指。
  很快,除遭受一场拳脚外,董朝双被拘留七日。第三天收到的拘留通知单表明,董“殴打他人”。
  2000年这一年,残疾人董朝双认为自己“倒霉得很”。6月份,承包街道办街道卫生的袁先才,决定改变董的环卫路线,被拒绝后,将董殴伤。董朝双为此获得了一千元医疗费。
11月份一天早晨,正在扫地的董朝双看到,一辆摩托车围着他转了几圈,随即遭三名男子围殴,左腿被打折。董称打人者系袁先才的弟弟和两个侄儿。但派出所并未采纳董的判定,亦未能破案。
  此后,残疾人董朝双辞去清洁工职务,用一台借债购买的相机给村民照相赚钱,开始九年维权之路。
  他成为一个“游民”,除了聋,他的腿开始跛,但“走了许多路,去过很多地方”。
  “被精神病”的董朝双
  一个“好消息”彻底改变了董朝双的人生,2009年8月28日,有人告诉,要他到南池居委会领取地震救灾款,去人民医院检查身体。
  董朝双很快走进居委会,看到院子里停放着一辆出租车。居委会副主任刘付腊、刘付刚和袁东招呼他,邀他去人民医院检查身体。
  董朝双清晰地记得,他坐在刘付腊和刘付刚中间,出租车没有得到任何指示,径直朝一个方向驶去。
  居委会到人民医院,不足十分钟的车程,让董朝双变得焦急紧张。他不时向车外张望,看到诡异的树木飞快地向脑后奔去。当汽车背离整座县城时,坐在前后左右的四人沉默不语,这让董更加局促不安,他开始怀疑“中了阴谋诡计”。
  出租车最终停在阆中精神病院的铁栅栏门前,在这里,董朝双看到了正在等候的七里街道办民政所所长王朝阳。他与居委会三人,一人从车内推、两人从车外拉,催促董下车,“你有精神病,带你去看病”。
  董朝双两只手死命环抱前排车座靠背,拒绝下车。他对一个人大喊,“你的老婆被人强奸都没得精神病,你才是真正的精神病。”四个人半小时的推拉,依然没有成功让董“检查身体”。
  董朝双则相信,自己的喊叫让他们哑口无言。
  一个小时后,董朝双再次出现在居委会,他赶紧来到七里派出所,激动地向所长讲述整个经过,要求处理四个人。派出所所长告诉他,“你有精神病。”
当天晚上,董朝双“脑子嗡嗡”,无法入眠。
  几天之后的早晨,有村民看到,董朝双拿着一张白纸,上写“七里政府污蔑我有精神病,望市民注意”。
  “会不会真有精神病?”一些人看到说。
街道办的“精神病”逻辑
  “他看起来正常,但病得严重,精神上有问题。”这是9月7日上午,七里街道办事处办公室,街道办党委书记易良谈董朝双给人的印象。
  让易良做出这种判断的,是来自于“他的哥哥嫂嫂说他有精神病,周围邻居也说他有精神病。”期间,并未有任何医院机构为董朝双做过精神鉴定。
  对于董朝双被强行送至精神病院一事,易良称询问过王朝阳,“他说没有。”记者电话采访民政所所长王朝阳,王说“不晓得”。
  这位书记表示,董朝双得罪了一些人,被打可能与黑社会有关。“他给各级领导打电话反映问题,是受人指使。”他随即称,记者采访也是有人指使,继而抢夺记者证件,要求删除录音,不准记者离开。
  此前,在南池三组,记者向村民求证董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一桌打麻将的村民哄笑着说,“人家哪儿有精神病嘛!”
  与董朝双邻居的嫂子也明确称,“他没得精神病”。这位老实谨慎的农村女人希望,董朝双不要再闹。两周前,正在晒苞谷的她,被叫到居委会,签下“不让董朝双上访”的保证书。“他一个月能拿到政府二百多元救助金,又没有打过仗立过功,可以喽。”
  如今,董朝双经常跛着腿走进一家网吧,他学会了使用电脑聊天工具,用僵硬的手指敲打键盘,试图把自己的事情写清晰。他还为自己起了一个网名“残疾泪”。
  偶尔,他会穿着体面干净的衣服,到茶馆要一盏盖碗茶,与朋友摆龙门阵。“精神病人怎么穿得这么干净。”
  他讲述被多次殴打和被拖至精神病院的遭遇,在朋友们的唏嘘声中,他侧着脑袋顽强地听着。

(责任编辑:新视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