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正文

河北唐山海港分局侯林办案不公原因何在?是有恃无恐还是“陋习”

时间:2018-06-07 14:05 来源:未知 作者:新视角 阅读:

来源:河北唐山海港分局侯林办案不公原因何在?是有恃无恐还是“陋习” - 衡阳日报社官网_衡阳全搜索  http://www.hyqss.cn/2018/june/86E73DE0.html
来源截图:


进入2018年后“企业圈”可谓风波不断,“鸿茅药酒”、“伊利”事件尚未完全平息,又一起类似案件便再起涟漪——唐山市公安局海港分局(以下简称海港公安)相关人员竟采用刑侦手段非法插手企业间的经济纠纷,更上演罗织罪名、网上通缉、跨省审查、威胁恐吓等“公权私用”戏码,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尤其是今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政法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专题研讨班开班仪式上反复强调:“严防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民事责任变为刑事责任,严禁超标的、超范围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切实保护企业和公民合法权益”的大前提下,唐山市公安局海港分局不仅忽视中央大局火中取栗,更可能成为下一个反面教材。

事件起因:考验“信用”的买卖合同纠纷

2016年9月,中铁一运(天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一运)购进一批煤炭,存储于曹妃甸港,唐山海港润港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山润港)得知此情况后,便主动与中铁一运协商欲收购进此批煤炭,且双方签订了两份《煤炭买卖合同》。

第一份(24号合同)签订于2016年10月24日,合同约定甲方购买乙方的煤炭67200吨,总货款为40407360元,交货期限为2016年11月25日前。

第二份(25号合同)签订于2016年10月25日,合同约定甲方购买乙方的煤炭67200吨,装港离岸平舱金额一票含税价格620.00元/吨减去18.7元/吨,总货款为36442560元,交货期限为2016年10月25日。

由于25号合同交货日期比24号合同提前1个月,因此中铁一运首先履行25号合同。唐山润港首次接货时不但逾期且未能依约足量接受货物(比双方合同约定少收3434吨),此次交货是按实际成交量结算,故唐山润港欠中铁一运180多万元货款未支付。但由于唐山润港的违约行为可在履行24号合同时予以调整,故中铁一运当时并未追究对方的违约责任。

随后,由于2016年10月24日府谷新民镇煤矿发生大爆炸导致煤炭价格上调,唐山润港因履行25号合同获取了丰厚利润。因此,依约预付了24号合同的货款36366624元,并由中铁一运交付给供煤的煤矿。

之后双方的合作关系便发生戏剧性变化。虽然唐山润港同意中铁一运在24号合同预付款中扣除25号合同的欠款,但在中铁一运2016年10月27日、11月1日、11月10日和11月17日四次从内蒙古发煤炭运到曹妃甸港,并由秦皇岛华正煤炭检验行检验煤炭质量均合格后,唐山润港却再次违约,以煤炭质量不合格为由拒收此批煤炭。

为何已经预付货款的唐山润港会突然“拒收”?其根本导火索还是煤炭价格下跌的缘故,在25号合同履行期间由于煤炭上涨而收益颇丰的唐山润港不情愿承受损失,因为这份“小九九”也让人一目了然。此期间唐山润港还向中铁一运借款200万元,可见,双方此时虽在合作关系上已经发生尴尬,但基于“长期合作”计划并没有阻碍双方的经济往来。

此外矛盾激化源于唐山润港要求中铁一运退还其24号合同余款,即已预付但“拒收”的煤炭款32559594.14元。但唐山润港的擅自解约和反复违约已经给中铁一运造成损失,故中铁一运要求唐山润港承担转售已集港煤炭产生的差价损失款额(从其预付款中扣除)。唐山润港拒绝此要求,因此双方争执不下。

事件升级:海港公安强行介入为哪般

仅从事件缘由中可以看到,中铁一运与唐山润港之间的矛盾属于典型的买卖合同纠纷范畴,当事人双方在买卖煤炭过程中并无任何触犯刑法的行为,而且中铁一运对合同的履行均信守合约,为何却被海港公安以“合同诈骗”为由搞到天翻地覆呢?

原来,唐山润港在24、25号合同的遗留问题无法达与中铁一运达成一致后,即向海港公安诬告中铁一运“合同诈骗”。而海港公安本身对此纠纷案并无管辖权却违法立案(《关于受害人居住地公安机关可否对诈骗犯罪案件立案侦查问题的批复》规定:“诈骗发生地,犯罪嫌疑人实际取得财产的结果发生地和犯罪嫌疑人的住所地”管辖)。

更何况,海港公安在这件事的“用力过度”也令人怀疑其动机不纯。坊间已流传海港公安副局长侯林和民警马一达、王庆瑞中某人或与唐山润港有裙带关系,以及唐山润港承诺海港公安将中铁一运做成诈骗案后能分到合同50%分成等“谣言”,这些不利信息已对唐山公安系统的形象造成恶劣影响。

再看看海港公安在“办案”中不可思议的地方:

2017年9月8日海港公安将中铁一运会计人员带走时,已对完好、整齐、无损的“会计凭证、会计账本、财务报表”翻阅了一遍,却只带走了其中的付款凭证和集团公司下属所有公司90个印章,以及其他一些资料。可见,海港公安对自己提出的中铁一运“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本、财务报表等”的指责都没信心。

在在两位“嫌疑人”(中铁一运法人邢树旺和总经理王新照)没有定罪的情况下,便以“包庇罪”刑拘王新照夫人刘凤红(中铁一运出纳),并以同样的罪名网上追逃并刑拘邢树旺的大哥邢树启。

2017年9月7日晚18点,海港公安侯林副局长带队到天津市宝坻区新开口镇政府五楼中津核集团有限公司、中铁一运煤炭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野蛮地拆除摄像头,并在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对中铁一运上级集团公司进行搜查、控制。

2017年9月8日,海港公安侯林副局长、马一达、王庆瑞等人将中津核集团有限公司的年轻员工集中到一起,分别询问集团公司的性质,并将事先作好的询问笔录,在不经本人审阅和未向其宣读的情况下,逼迫到场员工签名。令人感觉海港公安在试图拼凑出证明中铁一运“诈骗”的证据。据悉,此后海港公安又对集团公司进行了多次骚扰,对中铁一运财务总监进行跟踪、搜查车辆、审讯长达七个小时,更以家里老人孩子作为威胁让其签字。

最令人惊讶的是,海港公安在无证据证明中铁一运有合同诈骗行为的情况下,竟然冻结了其及相关联多个公司的银行账户和法定代表人银行卡,扣押各公司印章,致其各公司无法经营,并对集团公司的客户进行威胁:“这个集团公司诈骗,不要和他们做生意”!也给集团公司及各子公司的商业信誉造成恶劣影响。即便就算在证实中铁一运是“合同诈骗”的前提下,海港公安的行为都存在不妥和越界。

从文首引用的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讲话中也可以明白,目前国家对于持续振兴经济,保护企业,让企业家专心创业,放心投资,安心经营的心思可谓用心良苦。海港公安的所作所有一方面有违中央经济、稳定、社会大局,败坏唐山招商引资层面的环境口碑;另一方面,作为公民和企业财产的守护者却“公权私用”,以地方保护主义对其他企业进行骚扰和报复,其手段与行为均令人愤慨,如此“公安”又如何能收获民众与投资者对唐山这座优秀城市的信赖?

(责任编辑:新视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