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正文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时间:2018-05-23 12:51 来源:未知 作者:新视角 阅读:

我叫赵德才,男,65岁,中共党员,天津人,身份证号码:120103195305083236,是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一名残疾人。上周,我通过实名投诉的方式向发布《解开山东省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死亡之谜 》一文,全面而详细的说明山东省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生死历程,以及我们在此期间遭受的诈骗、不公、打击和绝望(如需了解详细内容,请百度搜索《解开山东省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死亡之谜》)。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赵德才

今天,我们再发《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如果之前的那篇文章是讲水云间死亡的过程,那么这篇重点是谁逼死了水云间。

在围猎水云间的过程,德州、庆云县两级政府的个别官员起作关键和决定性作用,他们不仅用自己的职权或庇护违法者、或设置障碍、或里应外合、或顺势而上,更重要的是为水云间公司之死穿上法律的外衣。

一个为庆云县的发展而努力不懈12年的民营公司,就这样悲惨结局。

何止是悲惨,就是灭绝!

再悲惨的故事都有美好的开头:

第一个关键人:庆云县政府

2006年11月18日,为支援庆云县脱贫招商引资工作,天津开发区澜驰置业有限公司庆云分公司与庆云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开发协议书”,该项目位于庆云县马颊河与德惠新河之间,省道246线两侧,占地面积213713平方米(约320亩),其中包括一栋涉外四星级酒店——山东鼎华酒店。总投资人民币3.04亿元。

负责本项目的主要对接人是庆云县的副县长和县人大副主任。期间政府多次承诺,水云间项目的土地审批在完善中,招拍挂手续在整理中,土地出让合同会在3个月内完成。

我们首先启动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在施工期间由于澜驰公司对酒店经营不擅长所以与岳虎(北京)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合作经营,在这期间合作意向签订后对方在调取土地的时候发现在水云间项目的土地上有宽20米,长760米的农业用地。在此之前政府告知我公司关于土地性质的问题始终都是国有用地。最后造成澜驰置业的2000万元风险抵押金无法退回。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庆云县政府为水云间置业发展出具的承诺书,最终也没有兑现

2007年10月17日,庆云县人民政府向澜驰置业承诺:由于土地问题造成的一切损失由政府承担。2007年10月18日,项目开工,2008年6月,因土地问题再次停工,这一停又是2年。并造成经济损失1925万元。

更严重的是,由于停工两年,水云间置业的资金不足,必须融资才能建设,这为水云间置业的破产埋下隐患,也是叶明瑞进入水云间的直接背景。

客观的说,如果当时的土地没有问题,我们就能一气呵成,就不会有叶明瑞借股权融资问题,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所以,当时庆云县也许没有让水云间破产的愿望,但是事实上却是水云间破产的间接助推者。

第二个关键人:庆云县工商局原副局长刘晓峰。

12月30日,叶明瑞找到水云间置业,承诺如果公司提前借给他公司55%股权,他3月31日之前将7000万资金融来汇到水云间公司账上,否则自动退股。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与叶明瑞签订的股权融资协议:融不到资金,退股。

为稳妥起见,水云间置业向庆云县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进行咨询。刘晓峰同意这个做法,并承诺,如果叶明瑞融资不到位,工商局可以将暂借给叶明瑞的股权退回水云间置业。在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的支持、见证和主持下,2011年1月11日,水云间置业与叶明瑞办理了股权暂借和股权收回手续。

到期,叶明瑞仍违约,但,也拒绝将股权退回。

2011年4月7日,水云间置业召开股东大会,形成股东决议,收回叶明瑞的股权,同时免去叶明瑞公司监事职务。

叶明瑞当场签字确认。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叶明瑞融资失败,确认退股!

2011年4月中旬,水云间置业带上公司决议到工商局对股权进行变更。令人十分不解的是,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说必须叶明瑞到场并且法院判决才能退股。

2011年7月4日,叶明瑞说有4000万到账,希望继续履行合同,董事长赵德才与叶明瑞再次签订《框架协议》,协议约定:合同签订7日内将4000万打入水云间置业账目。

到期,叶明瑞仍然违约。

7月28日,有4000万到叶明瑞的合伙人黄宝山账户,但,当日下午4000万再次转走,黄宝山的账户只剩下10元。

这个只到黄宝山个人账户三个小时的4000万元,却成为以后德州中院判断叶明瑞融资成功唯一证据。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黄宝山个人银行卡4000万流水,两个小时后转走只剩10元,这就是融资到位?

2012年8月30号,云水间置业针对叶明瑞股权问题召开股东大会,邀请叶明瑞和庆云县公证处参加,叶明瑞拒绝参加,股东大会决定:叶明瑞的股权还还给云水间置业。公证号为【2012】庆证民字第156号。

随后,云水间置业向庆云县法院提起诉讼,经过审理、取证,2012年11月26日,庆云县法院做出公正的判决【2012】庆商初字第395号:确认叶明瑞在工商登记享有水云间公司的股权没有实际出资。

也就是说,叶明瑞的股权不存在。

2012年12月11日,云水间置业带着庆云县法院的判决书到庆云县工商局进行股权变更,副局长刘晓峰说:必须终审判决。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庆云县工商局不予受理通知书

回顾才能正视;正视才知原委!

通过回顾,我们不难发现庆云县工商局局副局长刘晓峰是水云间置业破产的间接关键人,起作根本作用!

首先,如果没有刘晓峰的同意和支持,水云间置业不可能将股权暂借给叶明瑞;其次,如果按照刘晓峰的承诺,在叶明瑞融资失败后,工商局将叶明瑞的股权变更回来,也不会出现后面的问题;最后,在庆云县法院判决叶明瑞股权不存在的时候,如果工商局按照法定程序,将股权变更回来,也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尽管,我们无法确认叶明瑞与刘晓峰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但,事实就在那里——刘晓峰在叶明瑞获得股权上的大力支持和叶明瑞股权退回上处处给水云间置业设置障碍。

除了利益上的输送和捆绑,这种现象很难理解!

第三关键人:当时庆云县县委书记刘长民,现为德州市人民政府秘书长。

这个问题还是要从项目的庆云县国土局土地审批造假说起:由于庆云县国土局土地审批造假,致使项目停工,我们直接经济损失3925万元,为了让项目能够顺利运营,我们也积极寻找解决土地审批的办法。此时,叶明瑞说,他有个中央党校的老乡叫林义康与县委书记刘长民关系较好,可以协助他们办理土地审批问题。而县委书记刘长民希望参加中央党校“2011期县委书记学习班”学习,当时,整个山东省只有三个名额,刘长民并不在其中,所以需要中央党校特批名额。

经过协商,由叶明瑞通过中央党校的林义康帮助刘长民搞到中央党校“2011期县委书记学习班”的名额,然后林义康请刘长民为水云间置业办理土地审批。其代价是,叶明瑞给中央党校的林义康100万元中间费。

最终,刘长民获得中央党校“2011期县委书记学习班”的特批名额。但,刘长民在水云间置业的土地审批问题上并未实质性推动。

但,从那时起,叶明瑞获得真正的政治靠山——庆云县县委书记刘长民。2013年7月,刘长民调任德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现为德州市政府秘书长。这为叶明瑞在德州中级人民法院获得巨大支持提供政治性保障。

例如:叶明瑞将庆云县法院判决叶明瑞股权不存在的判决上诉到德州中级人民法院,德州中院判决发回重审(【2013】德中商终字第54号)。2015年4月22日,庆云县法院再次重审维持原判(【2013】庆商初字第415号):确认叶明瑞在工商登记享有水云间公司的股权没有实际出资。叶明瑞再次上诉,2015年12月15日,德州中级法院做出终审(【2015】德中商终字第334号):在判决书第8页综述中:本院认为“叶明瑞并未出资”,但是,判决的结果却是撤销【2013】庆商初字第415号判决。

也就是说,依据和结果自相矛盾,但德州中级人民法院仍然判决叶明瑞的股权是真实的!

德州中院的判决,完成围猎云水间置业布局和法律程序。收网,大幕也逐步拉开!

第四个关键人:现任的庆云县书记王晓东。

说起王晓东书记在水云间置业破产中的作用,那就必须说另外一个项目:迪趣欢乐水镇——集游乐、餐饮、购物、度假、休闲于一体的旅游项目。该项目是由亿一文化投资发展(上海)有限公司开发,总投资50亿元。

按说,这是两个互不影响的项目,但,不巧的是,亿一文化投资发展(上海)有限公司看上了水云间置业所在的地盘。

这才是水云间置业快速“毙命”的直接原因。

庆云县人民政府先是把批给水云间置业的当时没有手续的155亩土地转给亿一文化投资发展(上海)有限公司用作项目启动,随后,将鼎华酒店的土地回收,目前又把我们的项目破产!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庆云县人民政府收回土地的函件

连贯起来,清晰无比——分明就是把水云间置业往死里弄!

往死里弄也行,我们也认了,毕竟在政府面前,我们无可奈何,但是,起码把我们的投资还给我们吧,并且,当时我们土地出让金每亩30万元,现在与我们同一类别的土地出让金却在200万元每亩。我们现在的土地是165亩,按照这个地价,我们这块地的价格也在将近3.3亿左右。加上我实际投资已经达到1.5亿元,起码在5个亿左右。

但,通过庆云县副县长张传军引进的山东华信产权流动破产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却把项目评估到1.07亿。更可笑的是山东天元同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水云间置业报告(鲁天元同泰评报字【2017年】第1181—1号)与庆云县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同意清算组对我公司进行破产申请(【2017】鲁1423破3号)是在同一天——2017年12月4日。

庆云县法院工作的效率再高,也不会与评估报告在同一天发布。

这说明,破产早已注定,评估只是“手段”。

事实证明,围猎水云间公司,就是一场由叶明瑞发起;庆云县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协助;庆云县原县委书记刘长民保护;庆云县现任书记王晓东“一剑封喉”。至于德州和庆云县的两级法院和其他职能部门只不过是他们围猎水云间的“手套”,让违法而罪恶的行为穿上法律的外衣。

本来,我们不想把问题扩大,但,目前情况已经把我们逼上绝路,我们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下一篇我们将公开个别官员的腐败和受贿行为。

一切,刚刚开始!
来源: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 国内 - 新辽网  http://www.liliaonet.cn/china/2018_0523/4144.html
来源截图:
逼死山东庆云县水云间项目的那些人和事

(责任编辑:新视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