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正文

举报:阜南县新村镇鑫建集村十霸村书记郭广伟

时间:2014-07-19 14:29 来源:未知 作者:新视角 阅读:
  多年 来郭广伟违法违纪、贪污和套取国家资金约18972260元,横行乡里、十分霸道、经常吸着高档香烟(苏烟、九五之尊、中华),开豪华轿车(家中有2辆, 价值约60万元、车牌号分别为皖(KGW699/KF5672)经常出入在洗浴中心、大型赌场、住着豪宅、带着珍贵钻石黄金手表(价值约10万元)、身上 纹着双龙图案,被当地人称为土皇帝的真实写照。
一霸:人霸
一、 活人打、死人卖、女人占:
1、 活 人打:郭广伟在我们当地经常打人,至重伤者1人(住临泉县土坡乡彭店街上彭邦臣的大儿媳妇、手臂筋被砍断),打坏致轻伤者就有2人(鑫建集村郭洼中队郭丙 海、鑫建集村前房庄房建付等),,没有构成轻伤者不计其数(如原赵郢村赵郢西赵世军儿媳妇、鑫建集村郭洼中队郭学斌的儿子、郭洼东队郭春财儿子等等)。
另外:郭广伟家中私自藏有2支手枪,从黑市购买。他经常和社会上的人说话时给人看,其目的是让人知道他手中有枪,让人都怕他,威慑他人。
2、 死人卖:从2005年郭广伟担任书记以来,至今鑫建集村死人不用火化,只要给郭广伟钱直接安葬,每个死人3000元-10000元不等。主要是看关系和家 庭情况,如鑫建集村郭洼东队郭广志去世,收其家属6000元、鑫建集村郭洼东队郭春营母亲去世,收其家属6000元、鑫建集村郭洼东队郭广贤妻子去世,收 其5000元、鑫建集村郭洼中队郭炳兰去世, 收其3000元、鑫建集村后姜庄姜玉法去世,收其家属5000元、鑫建集村大姜庄姜玉文去世,收其家属 3000元、鑫建集村赵湾赵合友母亲去世,收其家属10000元、鑫建集村赵湾赵合德去世、孙广芝父亲、孙东峰父母亲、赵万帮、赵万峰、赵万银、赵金刚父 亲、孙广有母亲、孙广杰母亲、赵万龙妻子、赵四喜母亲、赵万喜母亲、李金福父母亲、赵璇父母亲,前姜庄郭光铎儿媳妇、姜红进、郭丙龙母亲、姜洪付、姜广 有,郭小庄王俊道父亲、王立新嫂子、郭四举,郭广具家属去世等等,根据国家千分之四的死亡率,鑫建集村现有人口5000多人,每年死亡人数20人左右,每 死一人按3000元收取,至少年入6万元(可以从派出所死亡注销人数核查死亡的人数有无火化证、县殡仪馆的记录,另外,还可以从镇民政办公室查2005年 至现在每年全镇的死亡率是否能达到千分之四。)如果在调查时就讲收费不合法、上级不允许收,这样死者家属都会承认,现在鑫建集村流行一首民谣:人死不用 怕、赶快把钱拿、交给郭广伟、不用去火化。
3、 女人占:郭广伟长期霸占阜南县新村镇刘老村干部谢广琴的娘家侄女,名叫谢君(其丈夫已被捕),现已和郭广伟生育两个孩子(老大为一女孩、现已7岁,老二为 一男孩,现已4岁),现在住颍州路电业局家属院。另外还霸占一女子,为临泉县老集镇顺河行政村周老庄周俊伟妻子(小名叫小青,现居住在阜南县新村镇街 上),郭广伟在我们当地看到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他都想法设法霸占到手,迫于他的霸道,无人敢言。
4、直接贪污:原阜南县下派挂职书记刘桂林到原赵营村挂职,他带了4万元的办公经费,被郭广伟贪污了36000元钱,而刘桂林只得到4000元。
二霸:地霸
1、 国家修高速公路经过阜南县新村镇鑫建集村,高速公路所占用的土地,国家给予赔偿,他利用这个机会,在阜阳黒市上专门加工一个量地的皮尺,此皮尺非常大,一 米多地,用他专门加工的尺子丈量只有一米,结果量出的地亩数与卫星定位的实际地亩数不符,总计相差28亩多地,每亩补偿28770元,他所赚取的差额80 多万元,此款被郭广伟贪污(请相关部门严查)。审计时账目都是村文书郭丙生给专门做的。
2、修高速公路时外面另加一条辅助道路,这条道路每亩、每年赔偿社员500元,40亩地,共2年,计40000元。此款也被其贪污。
3、 修高速公路开挖取土所用的地,是鑫建集赵营西和前姜庄东西对的,村里没有与社员协商,更没有得到社员同意,强行每亩补偿19000元,此标准远远低于国家 应该补偿的28870元/亩。(实际群众每亩得到的只是10000元/亩其余均被郭广伟贪污)。谁不同意,郭广伟就会找一帮黑势力夜间就打谁,当时打的鑫 建集村赵郢西头赵四军儿媳妇,赵四军儿媳妇被打坏,后赵四军为讨要说法,将其儿媳妇拉至新村镇派出所,郭广伟和派出所的人打了一声招呼,派出所就不管不问 了。就在同一天夜里为了相同的事情,把前姜庄姜洪举的二楼玻璃也砸烂了,指名要打姜洪举,姜洪举不敢出声,第二天就外出打工了。另外修高速公路填土开挖的 80亩水面及大塘周围向四周扩展的路约2米宽,共计6亩多地,也被郭广伟霸占了,不给社员一分钱。(每亩28870元*6亩=172600元,也被他贪 污)另外在鑫建集村后姜庄又开挖了一口约20亩地的水塘,也被其霸占,现其由表弟姜伟为其看管。(此地基原为后姜庄老宅基地,没有丈量,就按照原分老宅基 地的老尺子丈量的数字算数。老尺子与新尺子标准不符),而公路的承包商开挖土地给郭广伟的价格远远超过国家补偿标准(每亩28770元),而郭广伟实际补 偿群众每亩19000元,就此一项郭广伟从中牟取利益近200万元(80亩+20亩=100亩)(郭广伟口头说每亩补偿19000元,而实际上每亩只补偿 群众每亩10000元。)谁也不敢问他要。
4、 郭广伟为了防止群众举报,上级领导来查,把修建高速公路丈量出来的土地与卫星定位的土地相差的28亩地拿出来约10亩地,安排在原赵郢村社员和他关系较好 的人户上,等到国家补偿下来,他就让自己的儿子(小名金彪)带着和他关系好的这户人去取钱,款取出后,郭广伟就让自己的儿子将款拿回,归自己。另外返回给 这些户每户2000元的辛苦费和保密费,他把收上来的款用来向上级镇主要领导送礼铺路防止日后出事,剩下来的则归自己所有。这些户是:原赵郢村王新乾(户 上0.5亩地),郭广成(户上0.5亩地),大姜庄姜玉坤(户上0.7亩),姜玉顶(户上1亩地),姜玉先(户上0.5亩),赵郢东郭广修(1亩地),郭 小庄郭春明(1亩地),赵郢西赵万章(1亩地)等人约有10亩左右。
5、 原赵郢行政村有公益地10亩左右,在赵郢小学对面,现在被郭广伟强行霸占己有,在没有任何上级审批手续、未经社员同意的前提下,强行开发建房卖给社员,从 中牟取暴利,与郑寨村书记张浩成合伙开发,这10亩地按照国家标准,28770*10亩=287700元,此事社员向上级反映过,,南京土地司也来查过, 但是没有结果,此事社员多次反映过但最后均不了了之。原因就是上级主要领导得到很多好处,给他撑腰,所以他有恃无恐。
6、 郭广伟在没有上级调整土地的情况下,强行把鑫建集村赵郢西队和前姜庄东西队土地大约50亩左右收回用于自己养鹅(地点:新开挖的80亩大塘北岸,从大塘北 侧一直到大路上)没有与社员协商,也没有补偿社员1分钱,强行霸占,社员非常气愤而不敢言,只有忍气吞声,而给他养鹅人员有可能是涉案在逃人员,是郭广伟 在赌场认识,谁也不知道来路,请公安调查。
        三霸:房霸
从 2005年郭广伟担任书记以来,到处开发房子卖给社员,如果你需要盖房子,必须买他的房子,否则就不在你申请书上签字,社员无奈,只好买他的高价房,开发 房子约18000平方米,他经常与他的帮手郭春涛(也是村干部)合伙开发房屋。郭广伟非常狡猾,开发的房子大部分都以郭春涛的名义,事实上都是郭广伟为首 开发的,郭春涛在当地没有那么大的实力。郭春涛是一个经常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以及小偷混在一起的地方地痞流氓,郭广伟让他当个村里小干部,为他遮风挡 雨。
1、 开发的第一批房屋为2008年原赵郢行政村有公益地10亩左右上开发的。原赵郢行政村村室、医疗室、农科所占用的地,现已拆迁,地没有退给社员,郭广伟没 有任何审批手续、没有争取社员意见,强行开发(共计建房2400平方,共14套,两间上下两层为一套,每套售价16万*14=224万元,而2008年当 时每套成本价约6万元/套)*14套=840000元。从中牟取暴利1400000元,此地是郭广伟与郑寨村书记张浩成合伙开发。
2、 开发的第二批房屋为2009年郭广伟与郭春涛在鑫建集街上向西50米,开发一条南北街道和东西街道,有12000多平方米,上下两间两层为一套,共计70 多套,当时农村成本价6万元/套,售价16万元/套。合计总售价1120万元,其中成本价只有420万元,从中牟取暴利近700万元。鑫建集村郭洼东队有 一位社员叫郭丙海有一块废地,他不给钱就强行开发建房。郭丙海不同意,他就叫他儿子(小名金彪)和他的帮手郭春涛号召一帮地痞流氓殴打郭丙海,致郭丙海臂 膀骨折(法医鉴定为轻伤),同时把郭丙海父亲郭学连(年龄80多岁)打的满地乱滚,跪地求饶,场面非常惨忍。
3、 2011年鑫建集村郭小庄东队修阜新高速,有一部分住户的房子正赶在路上,国家补偿一部分款,郭广伟不让社员建房,找到郭小庄东队的领头人王修之。给王修 之一定的好处,就强行在郭小庄东队东南角紧靠王店孜乡且是耕地的情况下,强行建房7520平方米,共16套(三间两层为一套)。当时农村成本价9万元/ 套,售价18万元/套。合计总售价288万元,其中成本价只有144万元,从中牟取暴利近144万元。
4、 2012年郭广伟与郭春涛在鑫建集村前张湾西队南北大路西侧(原柳桥村集体鱼塘),被其填土强行开发建房,没有给社员一分钱,共建房1760平方米,共 12套(两间二层为一套)。当时农村成本价7.5万元/套,售价16万元/套。合计总售价192万元,其中成本价只有90万元,从中牟取暴利近162万 元。
5、2013年郭广伟在张小庄至郭小寨大路北侧张红德住户向东,开发建房2720平方米(2间上下为1套,共计17套,每套售价28万,计476万元,而当时农村成本价10万元/套,成本价:10*17=170万元,牟取暴利306万元)
6、2013年郭广伟在鑫建集村赵湾开发13套,每套320平方米,共13套,合计4160平方,售价28万元/套*13=338万元。而当时农村成本价15万元/套,合计净暴利143万元。现在仍然在前姜庄继续开发(在建工程)。
7、 郭广伟常用手中权力欺压百姓,如果他看该户实在买不起,就收取3000元-6000元不等办建房手续费用,办批条的手续费用他从不上交,也不开票。凡是翻 建房屋,镇里一律不收款,而郭广伟经常叫村里临时干部郭广锋到处收款,(此人住鑫建集村柳桥东队,每户收500-1000元不等。镇里收过的他也继续收, 此事可以从2005至今进行入户调查,把建房审批手续拿出来,看看就知道,例如:赵郢西孙岩5000元,孙殿龙2500元,孙广芝7000元、赵四龙、孙 彪、孙殿俊、赵万才、李金福、前姜庄姜红有、郭炳龙、姜鸿伟、大姜庄姜红铎、姜玉喜。后姜庄姜洪起、姜玉帮等等很多户收费不开票。
8、 郭广伟常利用手中的权利欺压老百姓。社员在需要建房时,他都收款不开票。建房款不交给他,他一律不给建房。新建房子镇土管所收2000元/套,而郭广伟收 2500-3000元/套不等,从不上交。翻建房子镇里不收款,而郭广伟经常叫村里临时聘用的干部郭广锋到处收款,每户500-1000元。镇里收过的他 必须再收,社员敢怒不敢言。可以从他2005年当选村支书到现在,所有新建和翻建房子的住户进行调查。
四霸:路霸
1、 鑫建集村修从原赵郢村张小庄到郭小寨的水泥路,长约1公里,宽3.5米。所用修路款是鑫建集村(原赵营村张小庄)到姜桥这条路的修路款,此款是张小庄到姜 桥水泥路周边社员筹集,每人120元,约800人,总计96000元。因为村支书郭广伟家住郭小寨,把这笔款挪用为修原赵郢村张小庄转到郭小寨的水泥路, 张小庄到姜桥这条路被放下4-5年没人问(刚刚修好)。而郭小寨社员筹集的修路款,150元/人,约400人,总计6万元,被郭广伟贪污。
2、鑫建集村修原赵营村张新庄的水泥路。修路款是镇里拨的专用款,而郭广伟从社员处每人收取100元,共计约80000元,此款被郭广伟贪污。
3、鑫建集村(原赵营村张小庄——姜桥这一段路修路款是阜南县交通局拨的款(天棚——彭店)的路,社员兑款96000元被郭广伟挪用了,
4、阜新高速经过原赵营村郭小庄至姜桥段,约2公里。高速两侧水泥护坡铺设工程是由新村镇新村村杨后场王勇弟弟(小名叫蹦)所承包。而郭广伟不让他干,找一帮农村老太婆扰乱不让其施工,王勇弟弟没有办法,只有给郭广伟一部分钱,才让施工。据称敲诈金额很大。
五霸:水霸
鑫 建集村修原赵营村开挖的五连塘,约有30亩水面,属于村集体所有。后期郭广伟又从原五连塘南侧集体公益地上又开挖一个约3亩左右的小塘,开挖的土方被郭广 伟卖给了临泉县土坡乡彭店村后王老庄垫大塘了,卖地的土方款被郭广伟贪污了(具体多少钱可以实地调查),水面现被村支书郭广伟全部霸为已有,水面放鱼,塘 四周全部栽树。有人举报后,上级来调查只是走走过场,宣称是他自己承包。而事实是他既没有承包合同,且各自然队队长和社员都不知道。
现在开挖修阜新高速路的100亩水面,被郭广伟霸占为已有。
六霸:赌霸
郭 广伟身为村支书经常聚众赌博,开设赌场,赌资金额巨大。在2012年腊月二十二日,一夜就输掉30多万元。2013年正月一天又输掉40多万元。近几年他 所输掉的赌资达到300多万元。这些钱都是从死人不火化、建房乱收款、高速公路投机取巧、强行开发建房、敲诈勒索等中违法所得。另外致使很多社会青年输得 喝药自杀、有家不敢归、走投无路。(如赵郢西队小名叫气枪、杨湾村杨集小名叫娃等)现在仍然继续开赌,他让其儿子,金彪,侄子郭成在鑫建集街上洗浴中心开 赌场,让社会上黑社会强人放高利贷,严重扰乱社会治安。
七霸:黑霸
鑫建集村支书郭广伟是一个带有严重黑社会性质的霸道人物。他依仗自己的家族大,兄弟父子爷们多,经常横行方圆十里范围。带一帮人到处喝酒打人(已致重伤者1人,轻伤2人,轻微伤者不计其数)。弟兄四人现有两个在监狱,一个批捕在逃,现已得病死亡。
八霸:钱霸
郭广伟兄弟四人都是以贩卖假币起家。老三因贩卖假币被判刑十年,现正在服刑中。老四郭广林因贩卖假币、抢劫、轮奸、偷盗被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批捕在逃,刚得病死亡。
九霸:树霸
郭广伟在没有通过林业局同意,强行将赵郢小学周围20多棵以及小学对面公益地上20多棵白杨树卖掉。其将违法所得占为已有。
十霸:学霸
鑫建集村支书郭广伟与赵郢村小学合办幼儿园,谁家小孩上学必须到他幼儿园去上,不去他就想法设法找谁家麻烦。他收的学费都归自己所有,校长敢怒不敢言。其他人办幼儿园离他很近,他就经常去找他麻烦,不让其办下去。
以 上我们反应的都是事实,郭广伟在没有当选村支书前就是地痞流氓,黑社会头目。经常以家族大、弟兄多、黑势力强,召集一帮地痞流氓横行乡里,胡作非为,称王 称霸,无恶不作。当上书记后更加霸道,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欺压百姓,被当地人称“土皇帝”的真实写照,致使社员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之中,经常人心惶惶, 提心吊胆,敢怒而不敢言,巨额财产来路不明,贪污腐败,在群众中影响极坏,上级有关领导应该详细查查,给农民一个说法,他常在公共场合讲上级、各级领导、 公安、纪检都在给他撑腰,什么都不怕,谁也告不倒他,迫于他的黑势力和坚强后盾,很多人不敢反映。
我 们现在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上级清理贪污腐败力度非常大,习总书记讲到:“老虎苍蝇一起打!”我们要看看上级领导怎样打郭广伟这样的苍蝇。他有强大的社会关 系网和坚强的后台,以及金钱的作用。有没有人敢来打?像这样极黑的霸道,贪污腐败,不打不能平民愤,不打社会就不稳定,百姓就无法安居乐业。   
 

(责任编辑:新视角)

顶一下
(22)
73.3%
踩一下
(8)
26.7%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